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蒋戈利:哲学睿智大家风范,让中医创新不断超越
蒋戈利:哲学睿智大家风范,让中医创新不断超越
发表时间 2017-12-05 09:26 来源 本站原创

  ——访我国首位中医针灸学、哲学双科博士蒋戈利教授

  针灸医学,最早见于成书二千年多前的医学典籍——《黄帝内经》一书。《黄帝内经》说:“藏寒生满病,其治宜灸。”便是指灸术。此书详细描述了九针的形制,并大量记述了针灸的理论与技术。两千多年来,针灸疗法在中国得到广泛运用、不断发展,从汉唐以来就逐渐传播到世界多国,尤其近半世纪以来,全球性的“针灸热”长盛不衰。2010年11月16日,中国针灸成功申请,并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医源于中华古老的哲学观,针灸具有鲜明的中国文化特色与地域特征,是中国医学和传统科学产生的宝贵遗产。中医针灸基于中医经络腧穴理论,用西医解剖学是无法解释的,所以,用西医的理论与标准来考察或评判针灸的理论、作用机制,既不科学、不合理,也难以理清、道明。迄今,没有任何研究者能从西医角度,给出确切而全面的关于“针刺治疗疾病”的机制。从西医已经开始研究针灸防治疾病的机制来看,针灸的疗效已经被西方医学所认识和肯定。

  蒋戈利博士作为中医界唯一的哲学博士、思想家,以其深邃睿智的哲学思想,在获得中医药密授真传的基础上,客观地、全面地把握中医药本质精华。他大力倡导多元立体创新中医药学的研究,多维整体地促进了中医药学的发展。他提出应以思想家的境界创新中医学思维路径;应以战略家的胸怀构思振兴中医大战略;应以理论家的智慧拓展中医学基础理论;应以发明家的精勤丰富中医诊疗学内涵;应以工程师的手笔创建新学说和子学科;应以企业家的风格铸就学科跃进的风采。他是散发着思想智慧之光引领中医药艰难前行的哲学大师,这种致力于发展和完善中医学术的探索,为中医学的发展指出了方向,对中医学术创新有着积极的历史意义。

  值得欣慰的是,蒋戈利博士高屋建瓴,真知灼见,获得了国家层面的认可,迎来2016年国家发布《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医药与西医并列占有重要支撑地位的中国大健康时代来了。同年12月6日,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白皮书系统介绍了中医药的发展脉络及其特点,充分介绍了中国发展中医药的国家政策和主要措施,展示了中医药的科学价值和文化特点。政府的重视支持,为当今中医药复兴、振兴创造了良好态势与前景。

  为了解中医针灸在防治重大疾病方面的深度发展,报道基于哲学思想与中华文化的我国中医药学科创新发展的最新成果与前沿趋势,最近,我们专程采访了我国首位“中医针灸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双科博士、“身心灵境四维医学”创立者、“人文整体医学模式”创建者蒋戈利教授。

  蒋戈利教授,现为全军中医针灸康复技术中心学科带头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颈腰椎脊柱病诊疗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中医针灸康复研究所所长,人文整体医学研究会会长;兼任中国针灸学会理事,全军中医药学会常委,世界传统医学联合总会秘书长等;《多维立体创新中医学之道》、《人文整体医学理论与实践》作者,全国最美医生、中国医学领军人物等荣誉获得者。

  出类拔萃勇创新 不负军队第一针灸博士神圣使命

  记者:蒋教授您好,您当初作为特需高端人才被特招到空军四六四医院,成为全球军队中的第一位针灸医学博士。您的学术和才能都非常突出才引起部队注意,到部队后不负重托,建树丰硕,成就斐然!请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吧。

  蒋戈利:我17岁,考取湖南中医学院,步入国医学府,结缘中华医药。22岁,考取天津中医学院研究生,求学于当代针灸大师石学敏教授。作为导师的得力助手,我在攻读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期间,协助导师完成了五项国家级重大课题研究,先后攻克中风性延髓麻痹、病态窦房结综合症两项世界性临床医学难题,荣获了天津市重大科技进步奖,成为石氏得意门生,杏林青年翘楚。

  29岁,我探秘深幽奇特的中医针灸学,以在中医针灸防治疑难心脏疾病领域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学位课题研究成果,顺利取得博士学位。有道是“三十而立”,我也到了决定人生未来方向的重要关口。当时有多家知名医院、国外科研院所向我发出邀请。基于爱国初心、军医夙愿,我毅然做出人生抉择:响应军队召唤,作为特需高端人才,振兴我军中医药针灸事业!为此,我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天津医院,有幸成为我军也是全球军界的第一位针灸博士。

  刚到部队时,所带领的团队仅仅是有5名医护人员、平均年龄53岁、医疗年收益仅为6万元、一无病房二无科教任务三无学术和社会影响的所谓“三无小科室”。凭借自己的广博学识、精勤实践与创新智慧,不到两年时间就探索出“零高度起步、腾飞式推进”的科学发展模式;在20年的拼搏中,特别是近10年的不懈努力,逐步创建起常见重大疾病的规范高效的“理—法—方—穴—术”诊疗体系。原来的“三无小科室”,逐步发展成为拥有医教研各类优秀人才50多名、平均年龄只有31.5岁、学科主体包括一个研究所、两个病区、四个门诊区的大学科,先后被评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病中心、全军中医针灸康复技术中心、全国综合性医院中医建设示范单位、研究型学科建设示范单位等。多年来,凭着独创高效的系列蒋氏专病针灸技艺、原创系统的人文整体医诊疗体系,“笑傲人生”,享誉学界。

  不断致力于高效快捷防治军地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的益气复脉针法、三步针罐疗法、人文太极针法等50余种的陆续研创,为我们团队“创新驱动学科发展”的奠定了基础,也是我们践行“你给我时间,我给你疗效;你给我信任,我还你健康”行医理念的内在底蕴及科学技术的保障。

  记者:“针刺治疗假性延髓麻痹”曾经一直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题,石学敏院士培养研究生以来,一直想完成的针灸治疗危重脑血管病的重大课题,但石院士历届研究生无人愿意去挑战。您却主动请缨,当时怎么想的?

  蒋戈利:1988年,当石学敏教授将世界性的医学难题“针刺治疗假性延髓麻痹”研究课题交给我们时,我既兴奋,又深感沉重。该课题确实是石院士培养研究生以来,一直想完成的针灸治疗危重脑血管病的重大课题。由于当时既没有该病的西医诊疗标准,也没有中医辨证论治规范,更没有疗效的评定依据,实验研究尚无先例,使针灸治疗这一疑难危重病症成了一道科研难题,考虑到可能徒劳无功的原因,历届研究生无人愿意去挑战。

  但我想“人的一生只有在探索、超越中,才能有所创新、有所发展,才能为人类奉献新智慧、新技能”。我也深知这个课题关系到致残率及死亡率极高的重度脑梗塞或脑出血的严重并发症病人的救治,如果课题研究成功,就能为此类病人提供一种规范高效的治疗方法,给病人带来康复的希望。于是,我主动承担了这项课题的开拓性研究。经过两年多的艰苦探索、大胆创新,基于中西医学,我提出并论证了本病的病生理机制与救治方略,并拟定出了该病的中、西医两套诊断分型标准,创立了疗效的计分评定方法,规范了针刺穴位和操作手法,系统完成了一系列临床与实验研究,既体现了中西医融合创新的思维特色,也充分展现了独特针法的疗法疗效优势。这一研究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先后荣获军地重大科技进步奖,为国内外众多同类患者带来了福音。

  攻坚克难除顽疾 不慕虚荣重实效理论技艺显真功

  记者:我们说科研要针砭时弊,网上有文章批评当下如何利用各种技巧申请到课题、拿到经费,本该单纯的科研项目申请,却成为一门高深的“学问”。申报时轰轰烈烈,结题时草草收场,没有通不过的验收,已是众所周知的秘密。您是实实在在搞科研,在攻读医学博士期间就申请到并扎实完成了国家八五攻关课题,后来笃行不辍、成果不断,学术建树丰硕,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自己的成果吗?

  蒋戈利:心脏病是吞噬人类生命的最大杀手之一。中医针灸对严重心脏疾病的治疗,一直是一个薄弱环节,甚至是个“医疗禁区”。1991年,我向这一领域发起了挑战,这确实需要勇气。在导师的支持下,不仅中标了国家八五攻关课题“针刺治疗急性心梗合并心律失常临床与实验研究”,还大胆地将“针刺治疗病窦综合征(SSS)临床与电生理实验研究”作为自己的博士学位课题。病窦综合症,是一种无特效药物救治,也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疑难重症,严重时病人必须安置昂贵的永久性心脏起搏器。我采用针刺疗法对SSS进行临床和电生理动物实验研究,并在3年攻博期间完成,摘取了这一原创性研究课题的桂冠,获得军地科技进步二等奖,成为针灸治疗心血管重大疾病研究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的重要标志。

  我一直以“心存仁爱勤智勇,身怀绝技医术精”为座右铭,坚持“以中医针灸为主,以西医药为辅”,以疗效为行医目标,以整体调治为特色,以优势技术创品牌,用专病针灸疗法打造专科、创建中心。十多年来,我率领以业务骨干的专科团队,博采众医家之长,不断总结、创新和完善,先后发明了几十种专病高效新针疗法。借此机会,向大家简要介绍几种吧。

  益气复脉针法: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技术。是治疗病态窦房结综合征的专病疗法。对冠心病、心肌缺血、心绞痛、心律失常也具有可靠疗效,尤其对治疗窦性心动过缓具有显著效果。已有1100例中重度SSS患者经本疗法治疗后,免于安装起搏器。

  醒脑通经针法:天津市科技成果二等奖技术。是根据经络穴位对称分布原理和大脑功能分区理论,采用双侧经络同调方法,经多年临床探索逐步改良而形成的脑中风专病针法。主治脑中风及其后遗症、脑动脉硬化、脑萎缩、脑供血不足等。

  通关利窍针法: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技术。是治疗脑中风性延髓麻痹的专病针法。对中风后单独出现的吞咽困难、饮水咳呛、构音障碍或失语,疗效尤其显著。

  三步针罐疗法: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技术。是由远道平衡针刺、夹脊电针和刺络拔罐三步有序构成的复合疗法,是非手术快速高效治疗颈腰椎脊柱病的首选治法。尤其对中老年人多发的颈椎病、颈椎间盘突出症、颈肩综合症、腰椎间盘突出症、腰椎管狭窄、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类风湿病、骨质疏松症、软组织疾病,具有显著疗效。经12万多例临床观察,首次治疗明显见效率达85%,两疗程后(20天)的临床治愈率为90.3%。

  四步针药疗法:是专治骨关节病的专病疗法。由对应点针刺、局部电针、刺络拔罐和特制膏药外敷四步有序组成。该疗法主治各种增生性骨关节病,风湿性关节炎、急慢性关节损伤。

  排毒降脂疗法:专治高血脂症、高凝血质、脂肪肝、单纯性肥胖、面部疮疖、黄褐斑、习惯性便秘等病症。

  补中健脾针法:专治急慢性胃肠炎、结肠炎、胃十二指肠溃疡、胃肠功能紊乱、胃下垂、小儿疳积等消化系统疾病。

  综合心理疗法:我提出“整体综合思维”治疗模式,采用心理分析、针灸、中药相结合,治疗癔病、抑郁症、神经官能症、慢性疲劳症、亚健康状态和各种躯体疾病引发的心理、精神病症。

  原空军四六四医院是一家综合性西医院,中医、针灸、理疗技术力量薄弱。我接任理疗科主任后,20多年来,不忘开创、振兴我军中医针灸康复事业的初衷,以“包容超越型思维”为学科建设发展的指导思想,不畏艰难,砥砺前行,一以贯之地注重复合型人才队伍建设,重视全科性医疗业务拓展,持续开展多元化、立体性诊疗技术的研究与转化。迄今,一方面,本学科已经能够开展专科生、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等多层次临床教学;另一方面,可独立承担重大临床及实验课题的系统研究。更令人欣慰的是,基于“临床需求、求真务实”科研理念,我们所取得的一系列理论创新、医疗技术成果,满足了“可复制、可重复和可转化”的基本要求。

  此外,我还研创了筋骨灵神贴、活血化瘀抗癌消痞膏等近百余种新技术新疗法,开展了中医针灸、中西医融合、推拿按摩、理疗康复等方面的特色诊疗项目达200余种,现已逐步形成了诊疗心脑血管病、颈腰椎骨关节病、情志心理疾病和妇儿常见病等四大临床优势。基本实现了在军队同行中,学科规模最大、科研学术成果最多、技术力量最强、开展医疗项目最全,具有同学科引领优势与作用的学科建设发展目标。

  瑰意琦行引航向 创新思维催生人类医学崭新模式

  记者:您是我军首位针灸医学博士,也是目前我国唯一的医学、哲学双科博士。我们很好奇,在您事业取得如此众多成绩时,怎么会选择去重做学生再读哲学博士?

  蒋戈利:“医者,大道也。”在多年的医疗研究工作中,我发现中医文化的根本特点之一,就在于其厚重的人文理念。在我看来,医学是属于“仁心济世、仁术救人”的人文领域,而中医文化的本质内涵正是人文整体观念。

  在当今科技信息快速高度的时代,在世界经济一体化背景下,人类的生活方式、疾病谱系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生物医学模式、中医药学模式和现代医学模式(即生物心理社会模式)等主流模式,各有优劣,均不能适应与满足人们“个体化、整体性”的诊疗要求、健康需求,都面临着各自的发展困境。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医学科技的单极发展和医疗资本化,引发、滋生了严重的医学异化和医德异化,医学的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发生背离、甚至对立,看病难看病贵、因病致贫,已成为世界各国的普遍现象,医学的“仁心仁术”、“人文关怀”特质与属性,被严重吞噬与消磨。本着一位深受中华传统文化渲染、医释儒道兼修的一线医者,我一直在思索、寻觅新世纪人类医学正确的发展方向,一直在探究、筹划着划时代医学模式的构建∙∙∙∙∙∙

  北京奥运精神——“人文奥运、绿色奥运、科技奥运”,对我探索新医学模式的构建,产生了醍醐灌顶的启发效应。于是,2008年春我提出了“人文医学、绿色医疗”新理念,并赋予了人文整体思想和绿色生态特征等特定含义。从此开始了逐步深入的探索。为完成创立医学新思维、新理论、新体系和新模式的夙愿,为探索生命的真谛、健康的本质、医学哲学的思维范式和医学模式,2010年我报考南开大学哲学院,求学于哲学大家陈晏清教授门下,开始了对“变革医学思维观念与构建医学新体系新模式”以及“东西方医学汇通融合的医学哲学原理”的系统研究。2011年秋,我“人文医学、绿色医疗”理念,修正升华为“人文整体医学、绿色无害医疗”新模式,也就是身心灵境四维医学模式。

  记者:“人文医学、绿色医疗”新理念,是在您创立的哲学思想指导下形成的,并进一步发展成“人文整体医学、绿色无害医疗”新模式。那么,什么是“人文整体医学、绿色无害医疗”新模式呢?

  蒋戈利:随着研究的步步深入和思路的层层拓展,我发现人类医学具有三个最基本的特征:

  一是东西方医学体系的形成与发展,均是各自主流哲学思想和主流文化特征在医学领域的渗透、应用与体现;

  二是东西方医学模式的演变发展,都是随着各自的文化与哲学的重大变革、经济科技的重大发展而产生的;

  三是符合人类心身健康需求、体现医学人文精神的医学体系和模式,都具有显著的人本人文特质和不同层次的整体性质,亦即“人文整体”是人类医学的最高理念和思想特征。

  基于这三个基本特征和世界经济科技一体化趋势,可以预见:(1)东西方医学,必将随着全球经济、科技和文化的一体化发展规律,逐步以各种形式或途径相互借鉴、相互渗透与趋同,最终走向融合与统一;(2)一种以全面满足21世纪新人类更人性化、更个性化和更整体性的,包容东西方医学思维范式、观念理念和诊疗调治技能精华的医学新体系、新模式,即“人文整体医学模式”,必将成为21世纪人类医学发展的大方向、大趋势!

  “人文整体医学、绿色无害医疗”新模式,源于“人文医学、绿色医疗”的理念升华。简要地讲,人文整体医学模式,是根据人类医学的人文人本特性和整体调治宗旨,顺应当今人类医学发展趋势及身心整体健康需求而创立的新世纪医学模式。其基本内涵是:以人为本,汇集生命哲学、中西医药精华与现代生命科技于一身,融合生物(机体及其活动与代谢)、生态(人体内外环境)、情志(心理-精神-灵性)、社会(家-单位-国家等人群关系)于一体,实行“身、心、灵、境”四维整体的调治与维护,以人文科技、自然绿色、整体调节为基本特征的人类医学新模式,也可称为“生物-情志-社会-生态”医学模式。

  这一新型的人类医学模式,其主要创新点和意义,可以简要地概括为以下四点:

  1.首次提出了“生物-心理-社会-生态”四维医学观 充分考虑到自然、生态环境的变化对人类健康和疾病的影响,较现行医学模式的“生物—心理—社会”三维模式,视野更加开阔。

  2.首次提出了“身形-情志-心态-环境”四维医疗观 基于医疗对象的针对性、医疗服务的整体性和医疗过程的独特性,以及当今人类疾病谱的变化发展趋势,注重越来越广泛而严重的心因性致病因素。

  3.提出并论证了划时代的中医学“四化振兴战略” 即整体人文化、时代科技化、绿色生态化和全球大众化,以彰显中医固有优势,自信有为地融入世界,实现划时代振兴与超越。

  4.提出来“包容超越型”中西医汇通融合理念 中、西医同为维护人类生命健康、防治疾病的知识体系和生命科学,从理论到实践的医学医疗汇通融合,是世界医学发展的必然要求和趋势。

  在人文整体思维范式、人文整体医学理论模式的基础上,首次提出全新的人类生命观——“身-心-灵-境”四维生命观。这是因为完整的“人”是一个既自成一体又外联天地人的大系统,极其复杂,用“身、心、灵、境”四字概括,可以表达其意。所以,他把这一全方位认识人的生命的思维范式,命名为“身-心-灵-境”四维生命观,揭示了深入研究人学、哲学、科学与医学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同时也进行了一系列原创性的理论思维与医学体系建构。

  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证明,人文整体调治法对心脑血管疾病、脊柱源性疾病、心理情志病症、现代生活方式病等,都显现出了很明显的治疗效果,展现出了人文整体医学及其模式的学术生命力和学科发展前景。

  仁心仁术广知行 自励励他共精进四维整体利众生

  记者:您的“身-心-灵-境”四维生命观不止步于医治患者身体,还进一步医治患者心灵,践行了“医乃仁术,非仁爱不可托,非廉洁不可信”的儒家思想。客观而言,您成果卓著,充分领悟中医的技术和精髓,可以说是中医的理论家、思想家;您学识渊博,思想深邃、精力充沛,极具人格魅力,您多才多艺,还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诗人。您能否结合自己的经历和历练,给成长中的年轻中医一些教诲,激励他们及早励志,在“自励-励他”的修为中,增进医术,获得人生精进?

  蒋戈利:我认为,“励志”的主旨,是激励志向以实现目标,意指为一时一事或一生一世定下的志向或价值取向,它具有阶段性的特征。“自励”的主要意指,是为实现人生某一目标或达至某种高雅境界,对自我的不断勉励与鞭策,它具有持续性的特征。自励,是所有有为者不可或缺的基本素养和能力,是自觉自立、持续修为的一门人生哲学。

  “自励”对自我成长、成熟和成就具有重要意义;“励他”对服务病患、启示亲朋、贡献社会有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自励-励他”,既是一个持续、艰辛的自我磨砺过程,也是一个克服“小我”渐成“大我”的成长经历,更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心灵洗礼程序。唯有正确的价值取向,唯有宽广的包容,唯有足够的格局,自身才能有所作为,对社会有所贡献。

  现在,我们中心的年轻医生跟我一起,不仅将源于“自励”的“励他”效能,扎扎实实地用在对各种病患救治的本职工作中,还主动利用节假日、公差期,开展系列义诊义治、巡回宣讲活动。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我号召单位开展了“重走长征路、巡回义诊送服务”活动,自己带队从红色娘子军故乡(海南省黎、苗山区)开始,先后到井冈山、韶山、江阴、常州、昆明、贵阳等地,进行了义诊活动,收到良好效果。

  2016年9月,应当地政府邀请,我们利用周末假日来到革命老区贵州遵义市辖桐梓县的娄山关,为当地群众举办义诊和健康讲座。人文整体医学给干部群众带去了全新的健康理念,蒋氏人文针灸为病人祛除了疾患病苦。我在短短的两天里先后诊治了两百多位病人,来参加义诊的群众络绎不绝,他们当中有抗战老兵、有红军后代、更有普通百姓,我每天都要工作至深夜。我也是来自穷困山区,我了解他们的疾苦,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因此,对前来的群众来者不拒、热情接诊、始终如一。

  作为医生要极其重视医疗实践的伦理价值,医疗活动是以病人而不是以疾病为中心,要把病人视为一个整体的人而不是损伤的机器,在诊断治疗过程中贯穿着对病人的尊重、关怀,主张与病人进行情感的沟通,充分体现“医乃仁术”的基本原则。

  我经常告诫自己学生们,作为医者,当提到人文精神的时候,这种理想状况至少应该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专业学习上,踏实谦虚,厚积薄发;与人(患者)沟通上,清晰准确,更重要的是,你确实已经是设身处地为他着想了,即无论患者卑微或权贵,无论贫穷或富有,道德水平,文化背景,均做好自己的行医行为。

  记者:多年来,您从人类学、哲学和医学的多维视角与高度,寻求解决之道,遵循“先须自励,方能励他”的信念,采取著书立说的方式,竭尽所能地撰写了一系列“倡导健康生活方式,预防生活方式疾病;阐释心理心灵真谛,平衡精神情绪失调”的医哲诗文丛书,如《杏林春秋》《当代思想文化自觉》《化性谈疏解》《感恩与感悟》等等,以期引导人们逐步实现“身心灵境四维”整体健康。您最近出版的两本新书《我是如何爱中医的》《人文整体医学理论与实践》也已与广大读者见面,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典原创著作。这些启迪人们心智的作品很受欢迎和追捧,让人爱不释手,读后收益终身,在我国中医界还没有第二人,我代表广大读者向您表示感谢并致以敬意!

  最后,谢谢您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蒋戈利:我也真诚感谢你们不辞辛劳、远道而来,架起了我们与读者朋友之间的信息桥梁!但愿我们的分享,对读者朋友们有所裨益;希望我们的研究心得,对医学同道、尤其是中医同仁们有所启迪;祈愿“人文整体、身心灵境”的思维观念和健康理念,能得到有识之士的理解与认同,逐渐成为人们的基本共识!

  我们由衷欢迎各界朋友,特别是有志于中医药针灸医学创新发展、有志于医学模式研究的医学精英们,共襄盛举,切磋、促进四维整体医学的研究与应用,以更好的传承发展祖国医学,更广泛有效的服务国民、健康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