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官方网站 > 医药健康 > 创建无创微能量医学造福人类
创建无创微能量医学造福人类
发表时间 2017-11-30 13:35 来源 本站原创

  2017年3月在博鳌召开的生物医学论坛上,郭应禄院士做了题为《无创微能量医学——修复器官功能的希望》的报告,和与会者分享了他近年来的研究成果和对未来医学发展的展望。

  郭应禄院士做为中国泌尿外科的学术带头人和国内体外冲击波治疗的开创者,一直密切关注国际医学研究的趋势,寻找发展契机。他常说,国际上前两次的生命科学革命我们中国都非常遗憾的错过了,分子生物学的创立和发展被认为是生命科学的第一次革命,主要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它又直接催生了第二次革命,即基因组学的创立和发展。奠定这两次生命科学革命的基础是被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生命科学研究的两项成果,一是1953年沃森(James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Crick)根据弗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和维尔金斯(Maurice Wilkins)的DNA衍射图谱推断出DNA双螺旋的正确结构,二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佩鲁茨(Max Perutz)和肯德鲁(John Kendrew)对血红蛋白和肌红蛋白三维空间分子结构的解析。DNA双螺旋的发现标志着现代生物学的开始,而血红蛋白分子结构的解析则标志着分子生物学的开端,因此佩鲁茨被Nature等杂志尊称为“分子生物学之父”。这两次生命科学的革命,均来源于生命科学与其他学科的交叉。物理学家进入生物领域对分子生物学的创立和发展至关重要。他们不仅带来了强大的计算工具和理论,而且发展、改进了各种分析仪器,比如电镜、高速离心机等等,使得在分子水平理解DNA、RNA、蛋白质成为可能;而没有数学家、计算机科学家的积极参与,基因组学难以创立。现在第三次生命科学革命到来了,我认为以我们现有的发展基础和水平,我们有能力参与其中并可大有作为。第三次生命科学革命的核心就是——融合科学(生命科学、物理学、制造工程学的协作),这和我们多年来的努力方向一致,而且和过去不同,在这个领域我们基本上和世界在同一起跑线上,挑战与机遇共存,我们努力做出成绩,这一次就有可能跑到世界的前列,由跟跑变为领跑。

  近年来郭应禄院士带领他的团队在低能量冲击波对人类多系统疾病的治疗和康复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随着研究的深入,概念也不断的清晰,郭院士认为这将是一个颠覆传统医疗和康复概念的全新医学领域并为其命名:无创微能量医学。

  郭应禄院士说,无创微能量医学是研究利用体外设备产生热能、机械波或电磁波效应,对疾病预防和治疗的新兴医学。包括声、光、电领域,如冲击波、超声波和电磁波、激光等。所谓无创,是指此项医学治疗不会对机体细胞造成任何不可逆的损伤。

  其实,能量治疗在医学上很常用,比如大家都熟悉的体外冲击波碎石,微能量治疗是将用于治疗肾结石的冲击波能量大幅度降低,用小于碎石十分之一以下的能量治疗疾病。目前已在对股骨头坏死、骨不愈合、骨关节病、糖尿病足、伤口不愈合、阳痿、阴茎硬结症、尿失禁等疾病的治疗中得到良好效果,还可加速烧伤创面的愈合、美容,治疗缺血性心脏病。最近我们成功的治疗了晚期间质性膀胱炎和晚期糖尿病继发全身多发神经炎,后二种病多年来一直被称为难治的顽症。

  有个由一千多个病人自发组成的患者组织找到我们,要求参加实验,因为他们太痛苦了,跑了很多医院,用了各种技术、药物但就是治不好,被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此类疾病常发生于中年妇女,其特点主要是膀胱壁的纤维化,而且伴有膀胱容量的减少,所以会尿频,通常每 10分钟上一次厕所,膀胱、骨盆部位胀痛,排尿后稍微缓解一点,血尿也会出现,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其中有个三十几岁的女性,是歌唱演员,因为这个病也几乎放弃了事业,用微能量治疗了一段时间后,症状消失了,现已恢复正常工作与生活。还有一位 43岁的女性,是胰腺囊肿,术后患了严重糖尿病,又继发全身周围神经病变,无法正常生活,北京几家大医院都认为无法治疗,经过微能量治疗 3个月后基本痊愈,不但可以正常工作、生活,最近还去了云南旅游。还有几个是三叉神经痛和面神经麻痹的病人,这在临床上也是很棘手的病,微能量治疗后很快有了疗效。

  微能量冲击波对多个系统疾病都具有治疗和康复作用,引起了科学家的高度重视,遂针对其作用机制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它不仅可以改善局部血液循环、促进血管及末梢神经的再生,还可产生P物质,止痛消炎,更重要的是发现它可激活内源性干细胞,直接参与靶器官的修复与再生。

  干细胞是一类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存在于人体的各个器官里,在一定条件下它可以分化成多种功能细胞,这些细胞的增殖、分化对于器官组织的更新和损伤后的修复与再生具有重要的作用。一旦组织器官被损伤或者衰老了,微能量冲击波能够激活来自受损器官内的干细胞,甚至使临近的器官组织内和骨髓内的干细胞“迁移”到损伤或病变部位参与修复。它使得适应症更广,几乎全身各器官组织的退行性病变、创伤性病变都有可能得到治疗。与外源性干细胞治疗比较,它具有精准、可控、无排异反应的优越性;具有操作简便、易于推广,还可重复使用等优点。并且在激活内源性干细胞过程中产生的SDF-1因子尚有诱导体内干细胞向靶器官聚集,并促使其增殖的作用,这就可帮助植入的外源性干细胞向病变部位聚集并促其增殖,以更好的发挥其医疗作用。

  比如糖尿病人的胰岛功能降低或者失去了功能,不能分泌胰岛素了,血糖因此降不下来,才会得糖尿病。通过微能量治疗后,胰岛里的“干细胞”被激活了,胰腺周围的干细胞也支援了过来,一起对胰腺进行修复,就可能恢复胰岛功能,糖尿病就减轻或者被控制了。这一点,有一个证明的例子,那是河南的一位医生,他在用冲击波为胆囊结石患者碎石时,意外的发现,患者的糖尿病居然得到了控制。原来,在治疗过程中,冲击波的余波碰到了胰腺,恢复了胰岛细胞功能。冲击波的余波肯定比冲击波的能量要低、要小,这个医生无意中对胰腺进行了一次“无创微能量医学” 治疗。按照这个思路,如果能将冲击波用于早中期肾病治疗,可能可以从根本上缓解因肾源匹配性低而导致的肾功能衰竭的治疗困难。2012年北京人民医院一篇报道,肾功能衰竭患者人数约占肾病患者总数的 1/3,目前只能选择血液透析。假如按每位血液透析病人每年花费 8万元计算,那么当年所有患者每年大概需要 888亿元,相当于政府每年用在全国人民身上全部医疗费用的4倍。因此,如果能将冲击波用于早中期肾病治疗,不仅可以解除患者病痛,还可以很大程度上减轻患者家庭和社会负担。我的研究团队在动物实验中已经观察到,在无创微能量冲击波或超声波治疗糖尿病、肾功能衰竭或勃起功能障碍的过程中,都可以看到显著的病理改善迹象,靶器官或组织都会有较多的“干细胞”聚集,这就从病理上证实“无创微能量医学”的防治疾病基础。



给丁肇中讲碎石机

  这是现代科学的重大发现,是医学领域的极大进展,它为未来疾病的治疗与康复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这个发现彻底颠覆了目前医学治疗与保健的传统观念,对人类大健康事业的快速发展、增强十三亿人民的体质、帮助四亿多老年人度过健康快乐的晚年、攻克慢性病及其并发症这些致死率超过人类总病死率85%以上的疑难顽症,达到2030年把中国建成健康强国的目标都具有深远的重大的意义。

  现在国外也开展了一些临床实验工作,称作低能量冲击波治疗(LESWT)。我们称之为无创微能量医学是因为此项工作不仅限于冲击波,还包括了声、光、电领域,甚至还有量子医学和祖国医学的针灸推拿等领域的涉及。我们团队的工作目前处于国际领先,相信有了各级领导的支持、更多有识之士的参与,会让我国在国际第三次生命科学革命中处于领跑地位。

  鉴于上述情况,我们已成立了无创微能量医学研究院(非营利性科研组织),无创微能量医学研究会(功能如同学会),以加大力度围绕基础研究、临床应用、研发设备等三个方面开展工作。我们决心全力投入,会同国内外科学家共同完成此项任务。我们有信心,凭着同仁强烈的对国家的使命感、对社会的责任心和对十三亿人民的亲人情,用诚信、奉献和拼命干的精神,以创新、实干的实际行动,努力拼搏,向国家和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