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郝小波:在中医眼科的探索与实践中砥砺前行
郝小波:在中医眼科的探索与实践中砥砺前行
发表时间 2017-10-26 16:58 来源 本站原创

  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眼科医生就是这扇窗户的守护神。在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有这样一位美丽的守护神:她注重运用中医的望、闻、问、切,善用脏腑辨证及经络辨证,内外兼治,擅中能西,中西结合,提出眼病的辨证与辨病论、因气致病论、阳常不足论和内外兼治论;她从医30多年,刻苦钻研业务技术,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及精湛的医疗技术,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记个人得失,对待病人不论贫富贵贱均一视同仁,深得患者的信赖及同行的称赞;她临证中注重望闻问切,并以此作为辨证的依据。根据眼科的特点,将各种现代仪器的检查作为望诊的延伸,并作为辨病的核心,使自己在临床工作中解决疑难病证的能力逐步提高。她就是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广西名中医郝小波传承工作室领衔专家郝小波医生。

  中医眼科领域的翘楚

  郝小波,女,1958年6月生,广东省广州市人,汉族,中共党员,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广西首批名中医,2004年、2011年先后被评为广西卫生系统科技工作先进个人及“十一五” 广西医药卫生科技工作先进个人。

  郝小波于1978年就读于广西中医药大学(原广西中医学院)医疗系,1983年毕业并获学士学位。她从事眼科临床、科研及教学工作34年,历任眼科主任、五官科教研室主任、党支部书记等职。在任眼科主任、教研室主任期间,学科被评为广西卫生厅重点中医建设专科,并获中医五官科学硕士学位点。她曾任中华医学会广西眼科分会第八、第九届副主任委员;广西白内障复明指导小组成员;广西卫生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广西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委员;广西中医药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眼科中医及中西医结合眼科学科带头人。现为中华中医药学会眼科分会常委、中华中医药学会亚健康分会常委、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眼科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广西亚健康科学技术研究会会长;担任《中国中医眼科杂志》、《中医眼耳鼻喉杂志》、《广西中医药》、《广西中医学院学报》等杂志编委。

  郝小波主编了《眼病中医外治》,参加编写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中西医结合眼科学》、全国高等院校研究生教材《中西医结合眼科学》、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研究生“十一五” 规划教材《中医眼科临床研究》、全国中医药行业高等教育“十二五” 规划教材《中西医结合眼科学》。在省级以上学术刊物发表论文50余篇;主持国家自然基金项目1项《穴位埋线对葡萄膜炎动物模型Th1/Th17免疫机制的影响》;广西自然基金项目3项,其中《麝香注射液肝俞肾俞穴位注射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作用研究》,获2004广西医药卫生适宜技术推广二等奖;《健脾利湿填精补肾法治疗顽固性葡萄膜炎的机理及应用研究》,获2010广西医药卫生适宜技术推广二等奖;主持广西科技攻关项目1项《壮医莲花针拨罐逐瘀法治疗白塞病性葡萄膜炎的临床研究》;广西教育厅、卫生厅科研课题共3项。曾指导培养硕士研究生17名,中医师承人员4名,目前己有1人己晋升为主任医师、4人晋升为副主任医师、8人晋升为主治医师,2人考取博士研究生,均己成为各单位的技术骨干和学科带头人。

  有源之水有根之树 重视整体的学术观

  郝小波诊治眼科疾病重视整体观,她强调“水有源,树有根”,一但眼睛患了病,大多是五脏六腑及经络气血出了问题,因而临证中她总是详细问诊,细致检查。在她主编的《眼病中医外治》及发表的有关论文中,体现了她的主要学术思想。

  一、辨证与辨病论

  整体观念、辨证施治是中医诊疗的精髓,但许多眼科疾病的诊断及发展变化仅靠辨证是不够完善的,特别是现代先进检查仪器在眼科领域的应用,使中医在望诊方面得到延伸和拓展。

  临证中通过详细的问诊结合面部望诊、舌象望诊及用心切脉,多能找到患者脏腑阴阳失调的根源,此为辨证;通过裂隙灯、眼底镜、FFA、OCT、视野、电生理、MRI、眼B超等检查,对疾病做出诊断乃辨病的核心。

  对此郝小波指出,眼病的致病因素主要有外感六淫、疬气、内伤七情、饮食失调、劳倦过度、外伤、先天因素、衰老因素及药物因素等。这些致病因素多能在问诊中得知,而不同眼病的各种不同体征与中医证型之间往往有一定的关系,随着疾病的发生发展及转归,眼部病理产物也可作为辨病的依据之一。如睑板腺功能障碍多见于痰湿体质的人,经调理随着湿浊渐除,其颗粒样或牙膏样分泌物亦逐渐减少;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荧光素渗漏类型与中医证型之间有一定的关系,喷出或墨渍型多见于肝气郁结型或脾虚湿困型,而微渗漏型及色素上皮着染则多见于肝肾亏虚型,因此治疗眼病时辨证与辨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此学术观点郝小波曾在他发表的论文与《眼病中医外治》一书中有具体论述。

  二、因气致病论

  “气对人体的生长发育,以及脏腑、经络、组织器官的生理活动,血液的生成和运行、津液的输布和排泄等,均起着推动、温煦、固摄及防御作用。”郝小波表示,对眼病的治疗应重视调气、补气、理气,“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虚则生血不足,目之宗脉失养;或气虚无力推动血脉,致血行迟缓,而易产生瘀血、痰湿等病理产物使眼病虚实夹杂,久治难愈。久患眼病之人,或情志抑郁,致肝失条达,气机不畅,气血津液则难以上达目窍;或郁久化火,上攻目窍,或久病思虑过度,忧思伤及心脾,使脾失健运,升降失常,清阳不升,浊阴不降,痰湿之证加重。肝胆之湿热与脾胃之湿浊停于中焦,缠绵难去使络阻目窍失养加重。

  她以葡萄膜炎及视神经病变的患者为例说,该类疾病的患者常常要使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冲击或维持治疗,由于糖皮质激素属阳刚温燥之品,易伤人体阴精。肾阴、肾阳为身体阴阳之本,激素长期大量作用于人体后,耗伤阴精,导致肾阴虚不能化生阳气而导致肾阳亦虚。因此,她在眼病的治疗中常常使用益气健脾,行气疏肝,气血双补等治疗,同时配合中医外治疗法外调经络,内养脏腑,多可收到较好的临床疗效。她指导的研究生己撰写相关论文。

  三、阳常不足论

  现代生活方式熬夜、空调、冷饮、暴饮暴食、久坐、生活起居没有规律以及生活在南方,常常认为自己“上火”而饮凉茶,不知不觉地伤害了自身的阳气,而人口的老龄化、气侯变化、环境污染以及抗生素的使用,也使阳虚体质不断增加。然“扶阳”理论在内、外、妇、儿中均有较广泛的运用,但在眼科疾病中,鲜有“扶阳”理论运用的阐述。

  郝小波从“扶阳派”理论中吸取精华,认为在视疲劳,中、老年人眼底病,甚至葡萄膜炎、过敏性结膜炎等眼病中,往往表现出的是“寒热错杂”或“真寒假热”或“上热下寒”、甚至是“脾肾阳虚”的现象。因而遣方用药常寒温并用,或重温辅寒。

  如针对渗出性视网脱离或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的“温阳利水法”;针对葡萄膜炎、过敏性结膜炎、视疲劳的“辛开苦降法”;或针对视疲劳的“温经散寒,通络止痛法”;针对视网膜血管疾病的“温经散寒,养血通脉”或“温经散寒,益气固摄”法等。在视神经疾病中她常用温通开窍的麻黄、细辛配合疏肝理气、益气活血通络等法一起运用,她指导的研究生己撰写相关论文发表。

  四、内外兼治论

  中医外治法与中医内治法都是中医治疗学中不可缺少的治疗手段之一。中医外治法是根据中医辨证施治的原则,选择不同的外治技术,通过人体体表、孔窍、穴位给予药物进行贴敷、熏冼、熨或对经络及患处施予针法、灸法以及推拿点穴疏通手法或配合物理刺激疗法,以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治疗方法。与内治法相比,中医外治疗法具有用药无须经由体内代谢、安全无损、疗效持久、简便易行特点,临症中与内治法配合,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更可彰显疗效。

  郝小波带领她的团队运用外治18法,即针刺疗法、腹针疗法、放血疗法、艾灸疗法、雷火灸疗法、壮医药线点灸疗法、拔罐疗法、耳穴疗法、推拿、点穴疗法、穴位埋线疗法、穴位注射疗法、中药敷贴疗法、刮痧疗法、足浴疗法、超声雾化疗法、离子导入疗法、中频脉冲疗法、中药热奄包疗法成功治愈了许多疑难眼病,由她主编的《眼病中医外治》一书中有详细的阐述,她的研究生也撰写了相关论文发表。

  从望闻问切到疏通任督二脉 纵横中医眼科三十余载

  眼属视觉器官,既是人体重要的组成部分,又有其独特之处,眼的结构复杂,功能精细入微,现代检查仪器在眼科领域的应用,使许多年轻医师重辨病轻辨证,或不深究疾病的来龙去脉而见病治病。郝小波诊疗中强调中、西医双重诊断,对现代医学的诊断,她非常注重病因学的诊断,对暂时不能做出明确诊断的患者,她会在治疗中细心观察患者不同阶段症状体征的变化,以便发现问题,修正诊断;在神经眼科相关疾病及免疫性眼病方面她重视交叉学科的会诊与交流;对中医诊断,她善用脏腑辨证、经络辨证,注重望、闻、问、切的每个环节,所以她认为临证中通过详细的问诊结合面部望诊、舌象望诊、用心切脉以及经络的触诊,就能找到患者脏腑、经络阴阳失调的根源。通过30多年的临床实践,她总结出以下几方面的经验。

  一、熟读经典中医著作 抓住望闻问切的关键

  1.在望诊中寻求辨证依据

  内脏有多干净,脸蛋就有多漂亮。人的面部是一面镜子,面部的精、气、神及面色可反应一个人脏腑经络气血的盛衰。郝小波常跟学生说,中医眼科学理论是在中医内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理论到临床的治疗,都不能脱离内科,因此要想学好中医眼科,首先要熟读《内经》、《伤寒论》等经典著作,再循序以究眼科专著,这样在临症时方能得心应手,用方自如。

  面色发青、唇色发暗多是体内有寒或气滞血瘀,此类患者常可见于视疲劳、增殖期糖尿病视网膜病变 、久治不愈的过敏性结膜炎、常吃冷饮的弱视、近视患儿以及缺血性视神经病变、多发性硬化、青光眼等眼病。郝教授主张内外兼治,内治可用温法、行气活血法及疏肝解郁法;外治可用艾灸法、雷火灸疗法、温针法、足浴疗法、中药热奄包疗法、拔罐疗法、刮痧疗法、穴位埋线疗法及推拿点穴疗法。

  面色萎黄、颧部色斑较重或鼻唇沟处发暗多是脾胃不足或脾胃虚寒或肝脾不和所致,此类患者常可见于各种眼病,特别是黄斑病变,如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黄斑前膜、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以及葡萄膜炎引起的黄斑水肿等。郝教授善用苓桂术甘汤、五苓散、防已黄芪汤及逍遥丸随症加减治疗,黄斑前膜者加消食导滞,软坚散结中药(山楂、鸡内金、焦神曲、炒麦芽、昆布、浙贝、陈皮、法半夏等)。

  2.闻诊是望诊的补充

  虚实夹杂的患者,在面部望诊中常常会有假象,诊疗时医师需用闻诊资料来补充完善,方可获得四诊完整的资料而完成辨证施治。在眼病患者的闻诊中,郝小波运用较多的是闻口气。正常人的口腔,一般无特殊气味,如有口臭,多为体内湿热较重,酸臭味常见于增殖期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且血糖控制欠佳的患者等等。

  3.巧妙问诊找病因

  临证中通过详细的问诊结合面部望诊、舌象望诊及用心切脉,多能找到患者脏腑阴阳失调的根源,此为辨证之重要环节。中国的医师每天要应对大量的患者,如何在较短的时间内通过问诊掌握有用的信息需要一定的技巧,其一是牢记“十问歌”;其次是掌握每个病症状、体征相关疾病的特点,问诊时做到心中有数,有的放矢;第三是善用望诊、闻诊、切诊资料,注意抓住具有阳性体征及具有阴性体征而又有鉴别诊断意义的要点。如患者主诉视物重影,如是单眼重影多为屈光不正或有重影的眼患有眼疾,通过从前到后详细的检查(望诊),可初步判断病位;而双眼重影多与眼外肌有关,需熟练掌握6条眼外肌的颅神经定位,如双眼重影晨轻暮重则有可能是重症肌无力,如双眼重影伴有心悸、汗出或伴上睑迟落现象可能与甲状腺代谢有关等等。

  4.寸口切脉与经络触诊相结合

  临证中寸口切脉,要做到用心切脉,细心体会手感,不主张边说话边切脉,如有必要需用手指指腹触摸拨经法做出经络触诊。最后四诊合参做出中医证型的诊断。

  二、提高葡萄膜炎患者的生存质量

  葡萄膜炎是一类病因复杂,病程冗长,易于复发的免疫性疾病,其发病通常与自身免疫功能紊乱、感染或外伤等因素有关。现代医学对该病的治疗除病因治疗外,多常以糖皮质激素为主,一些患者可能还需介入免疫抑制剂,然而这些药物在使患者获得近期疗效的同时,也干扰了人体正常的免疫功能或导致诸多并发症产生。一些患者在激素减量或停用后往往再次复发,使病程迁延,治疗更为棘手。郝小波在如何降低复发率,减少糖皮质激素在应用过程中所产生的副作用及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方面总结出不少经验,归纳如下:

  1.益气健脾、清热利湿法

  葡萄膜组织具有丰富的血液供应, 中医认为葡萄膜血多气少,“血不利则为水”,气少则气机运行不畅,水湿易停滞, 而激素应用时伤及先天之本,而久病又使肝郁化火,脾胃化生乏源,升降失常,水湿不运, 脾胃之湿与肝胆之郁火蕴于中焦,蕴久化热上犯目窍。郝教授自拟益气健脾、清热利湿方(党参、黄芪、白术、茯苓、汉防己、田基黄、赤小豆、蒲公英、薏苡仁、炙甘草)加减用于治疗因肝脾不和所致的葡萄膜炎。

  2.滋阴清热、填精补肾法

  顽固性葡萄膜炎的患者因长期使用糖皮质激素,致机体水、电解质平衡失调,胃肠功能紊乱,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系统功能紊乱而产生诸多并发症。HPA相当于中医的“肾”,长期大量服用激素, 使肾精耗损,阴不制阳,虚火上炎,郝教授自拟滋阴清热、填精补肾方(生地、山萸肉、龟板、枸杞子、黄精、黄柏、蒲公英、丹皮、菊花、炙甘草)加减用于治疗肾精亏虚,致虚火上炎所致的葡萄膜炎。

  3.六经辨证法

  六经辨证法,始创于后汉张仲景,我国著名的中医眼科专家陈达夫教授首次将六经辨证法引入眼科疾病的诊治中。目乃五脏六腑之精华,经络实为五脏六腑之通路,没有经络交通,则五脏六腑之精华不能上达于眼,而眼目一但患病,则相应经络亦会有不同的反应点。因此,眼病按六经辨证,是有理论根据的。

  眼睛中的葡萄膜泛指葡萄膜、视网膜、视网膜血管及玻璃体组织,葡萄膜炎为眼科常见的疑难眼病之一,在该病的中医诊疗中以六经辨证体系为统领,以脏腑辨证为基础,确定病位,结合八纲辨证以辨病性,对全面调整患者的体质,阻断或减轻疾病的复发,提高临床疗效都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4.重视“治未病”

  建立葡萄膜炎患者档案,成立葡萄膜炎患者俱乐部,以中医“治未病”理论,指导葡萄膜炎患者正确认识葡萄膜炎,构建了医患及患者之间沟通的平台。指导患者在葡萄膜炎的静止期注意饮食起居,调情志,并针对不同的中医体质类型进行饮食调理;当劳累、感冒或饮食失调有可能致疾病复发,称之为欲发期,根据患者的舌脉及中医体质类型辨证施治,给予中医外治或内服中药;复发期中西结合或中药内服,西药局部应用,做到“已病早治,既病防变”。

  5.內外兼治,提高疗效

  中医外治法,与中医内治法都是中医治疗学中不可缺少的治疗手段之一。

  清代吴师机认为,“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葡萄膜炎可选用以下中医外治疗法:刺络拔罐疗法、放血疗法、刮痧疗法、拔罐疗法、离子导入疗法、穴位埋线疗法、艾灸疗法、足浴疗法以及贴敷疗法以上9种中医外治疗法可单独使用,亦可几种疗法联合应用,或与中医内治法配合,更可彰显疗效。

  三、疏通任督二脉治疗疑难眼病

  中医认为经络、气血、脏腑的功能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一方面,通过手法在体表按穴位、经络的局部作用能舒筋通络,调整气血。另一方面,手法的刺激激发了穴位乃致整个经络系统,使手法动态力的波动作用沿着经络传至所属脏腑及其所过之处的组织、器官,从而改善、恢复这些脏腑、组织器官的功能。这些都是疏通任督脉治疗眼部疾病的整体调治作用的具体体现。任督二脉对于统摄全身的气血阴阳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任督两脉分别对十二正经脉中的手、足六阴经与六阳经脉起着主导作用,当十二正经脉气血充盈,就会流溢于任督两脉;相反的,若任督两脉气机旺盛,同样也会循环作用于十二正经脉,故曰:“任督通则百脉皆通”。

  郝小波疏通任督脉法就是这一理论的具体体现与发展,其特点就是调动患者自身的潜能,让患者在治疗中始终处于主动地位,使气血在经脉中畅行无阻,从而使五脏六腑之精气不断通过经络转运于目,目得所养,眼部精、气、血、津液充盈,新陈代谢旺盛,眼部微循环状况改善,从而使视力得以恢复。眼与脏腑之间,是依靠经络的连接贯通,保持着有机的联系。精、气、血、津液通过经脉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眼部,才能维持眼的视觉功能。经络气滞血瘀造成眼局部代谢功能障碍,是由于眼周围的经脉、血管、神经非常精密细小,错综复杂,当脏腑气血亏损时,极易造成眼局部气血供应不足,新陈代谢障碍因而形成病灶,使视力下降。疏通任督脉法之目的乃打通经络,改善全身的代谢功能,使微循环系统增强,眼内部各个组织细胞营养状况改善,视力得以恢复。

  “疏通任督脉法”的特点是以动作导引、经络走向密切结合起来,通过疏通相关经络不断发出对眼睛明亮的良好信息,在大脑皮层形成“兴奋灶”,使“视神经中枢”兴奋,促进视力恢复。疏通任督脉疗法治疗疑难眼病概括成三点就是用西医的检测手段,中医的病机分析和独特的疏通任督脉法治疗方法。西医眼科有许多独到之处,特别是眼科解剖学上研究的很细,随着先进的眼科检测仪器不断问世,疑难眼病诊断上越来越明确。但对许多疑难眼病的治疗效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事倍功半。而中医则讲究整体辨证,认为眼病乃脏腑阴阳不调、气血不和所致,过去传统中医对眼疾的治疗,很少用推拿、点穴、刮痧等疗法。

  郝小波疏通任督脉疗法一般不触及眼部,而是通过远距离的调理,这样既可以保持长期的疗效,又能避免对眼组织不必要的危险损害(网脱、玻混的病人尤其如此)。这套此前不曾有过的新方法,在治疗疑难眼病方面是一种新的尝试。

  四、眼病治火用“扶阳”

  扶阳派,又有学者称为“火神派”。“扶阳派”是清代末年由四川名医郑钦安创立的一个重要医学流派,以注重阳气,擅用附子而著称。用于扶阳之品主要是附子、干姜、生姜、炮姜、肉桂、桂枝、吴茱萸等;辅助用药主要有甘草、砂仁、半夏、丁香、茯苓等。“扶阳”药物在眼科应用甚少,这和历来眼病治火有很大的关系。附子辛、甘,大热;有毒。归心、肾经,具有回阳救逆,补火助阳,散寒止痛的作用。目前常用的有白附片、黑顺片及炮附子,经过炮制的附片毒性已减,四川江油的白附片除治病外还是当地群众用来煲汤、补阳、驱寒、除湿的保健食品,具有“有病治病、无病健身”的功效。因此10g以下的白附片不需久煎,而10g以上的白附片,每增10g,根据药量的不同先煎1~3小时即无毒性,只要是寒证,可大胆使用。对于“寒热错杂”的眼病亦可寒温并用,而对于“凡火盛者,不能骤用寒凉药,必用温散”(《格致余论》)。医界向有“投凉见害迟,投温见害速,投凉之害在日后,投温之害在日前”之见。因此,使用温药、热药时必须了解服药后的反应,并嘱患者不必过于紧张。

  郝小波治疗的患者中,有不少服药后出现皮肤搔痒或红疹等现象,乃是药效的正常反应,是体内风气、寒气外排的表现,坚持服用至红疹消退,体内阴寒之气亦将散尽。

  作为业内熟知的名医,郝小波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她常说,做医生既要有精湛的医术,还要“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不断学习,摒弃中西医的芥蒂、摒弃传统医学中流派的隔阂;同时更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以“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感同身受的心,策发“大慈恻隐之心”,进而发愿立誓“普救含灵之苦”,且不得“自逞俊快,邀射名誉”、“恃己所长,经略财物”。

  因此,“大医精诚”这四个字,郝小波“书写”起来格外掷地有声。这种力量的源泉正是她几十年如一日的以患者为重、以传统中医的传承为使命的医者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