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医药健康 > 菌物医学开启中医发展新时代
菌物医学开启中医发展新时代
发表时间 2017-10-25 16:54 来源 本站原创

  9月16日,中国菌物医药应用标准在医学界、科学界、国家机构的共同推动下全面启动。据悉,菌物应用标准将覆盖菌物分类、采集、保藏、工艺、研发、服务等各个产业环节,并建立完善的体系管理,更多、更好地将菌物医学研究成果切实转换为食品、保健品、药品、医疗服务等,让广大百姓健康受惠。这也标志着中国将迎来以国家标准、科学规范、丰富产业的菌物应用全新时代。

  (“菌物医药应用标准推广工程”正式启动)

  餐桌上的菌种寥寥无几源于稀缺还是科普

  中国人对所谓“菌物”的认知和接触,恐怕更多来源于餐桌上的“菇”。我国古代人很早就认识到菌类生物的食用与药用价值,从《神农本草经》中有了“青芝、赤芝、黄芝、白芝、黑芝、紫芝”等“六芝”的明确记载后,菌物药称为历代中医药文献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明代名医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收录了32种菌物。可以说,中国源于历史的独特食菌文化,始终与人们健康息息相关。2012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人类最佳的饮食结构是“一荤一素一菇”,而后,中国食用菌协会在“安全承诺宣言”中,也力推此为国民合理膳食营养,可见菇类的营养价值不可小视。然而,我们日常吃到的菌物种类和相关产品十分匮乏,与之对应的却是,中国已经发展成全球第一的食用菌产量大国。

  目前我国食用菌总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其中98%的产量用于满足国内需求,菌物有望成为继粮、油、果、蔬后的第五大农业。但是,我国栽培的食用菌种类约为近60种,已形成商品、产品的只占一半。菌物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生物类群,据专家保守估计不少于300万种,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界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种。“中国目前经过研究和证实的食用、药用菌物大概在2300种左右,食药用价值更高的主要是野生高等真菌。”著名菌物学家卯晓岚教授介绍到。其中我国发现的有药用价值的真菌有500多种,食药两用的就有250多种。我国正式列入药用的真菌约有50多种,常用的有30多种,被明确纳入药典的只有6种。对于人类可持续发展来说,菌物多样性是人类宝贵的可再生资源宝库,而目前人类对菌物宝库的探知仅为10%,尚有90%的能够带来更多健康的菌物,正等待着我们的研究和应用。

  菌物科研成果海内外遍布产业链标准欠缺难于转化

  陈增华

  千菌方创始人

  北京千菌方菌物科学研究院院长

  江西中医药大学特聘教授

  江西中医药大学菌物医药联合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中药协会药用菌物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委员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中心“菌物医药应用标准推广工程”主任

  直到北京千菌方菌物科学研究院陈增华院长,首次提出“菌物医学”概念:“菌物医学就是在临床上有效运用菌物药、来治难病、调慢病、防未病的一门健康科学。西医看病,中医看人,菌物医学看的是人和环境。现代众多慢性病都是源于环境的变化。所以菌物医学,通过研究人和环境整合健康管理理念,采用菌物药介入到各种难病、慢病的治疗过程和未病预防过程,形成自己独特的一套体系。”千菌方从事野生药用真菌临床20多年,获得了280多个有效基础配方,可以很好的治疗包括肿瘤、肝病、肺病、妇科、心脏病等难病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和对各种疾病的预防。“菌物医学”正是千菌方临床实践中总结而出的精髓,国医大师张大宁评价道:“中医药学能发展两千多年,其根本的原因在于它‘有效’,也就是说,它“能防病、能治病、能康复、能养生、能延年益寿”,而在这其中,从菌物的药物,到菌物的药学,到现在菌物医学,这是脱胎于中医学,又吸取了现代医学、又吸取了一些民族医学的精华,它上升为一个和中医学、西医学并列的另外一个医学科学体系,无疑是一块光辉灿烂的瑰宝。”

  为了将这块中华“瑰宝”发扬光大,把千菌方这些配方,转化成为能够进入各种渠道销售的产品,就必须直面标准问题。2015年,在组织了不下五次专家论证会,完成了近百种野生菌物的实验测试,历经两年多时间,千菌方获得57种单个野生菌物健康应用标准和22种复方野生菌物健康应用标准,这也是国家唯一菌物应用标准。

  标准全面推广菌物医学广受医学界赞誉

  2016年,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发展“十三五”规划》、《中医药“一带一路”(2016-2020)规划》等文件精神,经过认真学习、广泛参考、深入研究,特别设立了“菌物医药应用标准推广工程”,由北京千菌方菌物科学研究院承接。在9月16日的启动仪式上,来自医学、科学、临床等机构单位的六十余名代表和专家共同参与,对菌物医学的传承与推广、菌物医药临床与健康应用给予认可与展望:

  (国医大师金世元、张大宁、李佃贵,专家卯晓岚、雷志勇分别设立千菌方工作站。)

  江西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杨明:“菌物药的应用,尤其是在重大疾病的应用方面,尤其在肿瘤或者是在肿瘤的辅助,包括抗病毒以及心脑血管方面的治疗作用,也是发挥了重要的它的医学的价值。”

  中国武警医学院原院长雷志勇说:“菌物医药涉及到的范围很广阔,它参与人类疾病的斗争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中国健康管理协会会长、解放军总医院原副院长郭渝成强调:“菌物医药,确实还要在今后的推广应用中,更加标准化、规范化、科学化、国际化。”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边振甲强调:“标准就是一个尺子,就是保障安全、保障有效、保障质量的前提。我希望能有更多的菌物药将来能够进入国家标准。”

  中国中药协会会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房书亭说:“我们有关方面,加强对菌物药研究的重视。抓住几个重点的菌物药研究,那就很可能在科学界有一个突破,甚至有可能,第二个诺贝尔奖就在这里面出现。”

  卫生部原副部长曹荣桂强调:“接纳类似菌物医学一样的各种医学创新。那么中医药文化的伟大复兴之路必然达到。”

  科学技术与产业结合,开启菌物健康全新时代

  (9月28日,千菌方与江西中医药大学共建“菌物医药联合研究中心”签约并成立)

  随着菌物医药应用标准推广的展开,多位国医大师、专家与千菌方达成菌物医学、菌物医药的研究和推广合作,千菌方与江西中医药大学共建“菌物医药联合研究中心”的成立,也将开展一系列研究课题,全国各地菌物文旅大健康产业项目相继启动落地规划。与此同时,千菌方在菌物药用临床配方的研究基础上,开发出针对人体各种慢性病问题,提供解决调养方案的食疗产品。“工程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将集中在标准制定、成果转化、成果推广等方面。”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中心主任黄晖介绍说,“千菌方制定的多项标准将通过工程推广到未来的临床治疗、慢病调理、疾病预防、养生保健、健康产品开发等方面,创造更大社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