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时政要闻 > 袁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经济思想”的高质量发展
袁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经济思想”的高质量发展
发表时间 2018-01-11 11:54 来源 网络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下午刚刚结束,经济工作会议系年度的高级别经济工作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5年来,我们坚持观大势、谋全局、干实事,成功驾驭了我国经济发展大局,在实践中形成了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

  10分钟前,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受其授权发布了会议公报。

  “高质量发展”,毫无悬念成为2018年经济工作的主题词。回顾近几年的中央经济工作的主题:2014年提出“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的判断”;2015年提“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2016提“供给侧改革”。

  这些体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主题词,一脉相承,体现了辩证唯物主义观和历史唯物主义观,有着“整体关联、动态平衡、自然合理”的哲学价值取向。

  我们知道即将到来的2018年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十三五”承上启下的重要一年,是打赢三大攻坚战的关键之年,也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

  而“十九大”报告已非常明确我国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

  之所以说毫无悬念,是因为12月8日,中央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工作会议,已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了这个基调。新华社的通稿提到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统筹各项工作,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着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公报称,经济工作推进“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笔者以为这是经济从“高速发展”阶段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后,贯彻的“十九大”后新的发展理念。“三个变革”,强调在“稳中求进”的大逻辑下展开。“稳中求进”,已在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上上升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巩固“稳”的基础,增强“进”的动力。

  笔者以为,“高质量发展”,有其对中国经济“历史方位”的统揽,它有着“时空坐标”和“哲学思辨”的支撑。所谓“时空坐标”,意味着我们创造了二战后一国经济高速增长持续时间最长纪录的经济体,在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长河中的时间感。

  同时,也正面临速度换档,结构调整,动力转换的节点,其在全球发展大格局中,中国所处的战略空间。而“哲学思辨”,在于正视过去30多年高速增长积累的矛盾和凸显风险,所着力的包括供给侧改革的全要素、源创新的驱动发展。

  “高质量发展”,笔者以为在今天来讲有着其重要的基础和逻辑。2017年全球经济复苏,制造业发展回暖,服务业快速增长,高科技产业增长,区域经济好转。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2016年10月份开始超过50%,到现在已连续多个月超过50%。工业企业的盈利,特别是国有企业今年前三季度利润增长率达到40%。

  此外,房地产经济平稳发展。服务业今年前三季度增长了8.3%,特别是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较快,信息技术中的消费互联网已发展成为产业互联网,“万物+”已融入互联网、物联网和脑联网。今年前三季度高科技和装备制造业分别增长13.4%和11.6%。区域经济增长,过去辽宁、甘肃负增长,而今年三季度辽宁经济增长达到2%,甘肃经济增长接近5%。

  公报中,沿袭了以往的对中国经济的“风险警示”,体现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也是12月8日政治局会议所确定的“三大攻坚战役”之一。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使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使金融更多的服务实体经济。

  “风险警示”在笔者看来,还有公报以外必须正视的问题,比如在国有企业的改革中,如果我们从资本回报率比较的角度看,近年我国工业资本投资回报率显著高于日本,和美国不差上下。但是观察其内部结构,2016年民营企业资本回报率差不多是国有企业的3倍。对比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创造利润最高的六个部门,国企方面都属于基本行政垄断或垄断程度较高的行业,并且与民营企业利润贡献最大6个部门之间没有一个交集。由此可见,国企整体仍没解决靠资源行政垄断、靠准入管制吃饭的体制性局限。

  此外,“十九大”所指的社会主要矛盾从早先“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就意味着人民“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必须看到满足人民需要的制约条件,也由早先发展水平很低。转变为发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

  我们还必须看到,深化改革促进有效投资释放增长潜力,短期是推动宏观走出下行调整周期关键路径,长期则有助于实现十九大加快现代化目标。因而需要深化城市建设用地行政垄断体制改革,增加土地供给灵活性和价格弹性,根治房地产泡沫同时更好满足住房需求并释放增长潜力。要最大的放松制造和服务业投资管制,扩大制造和服务业对外开放,释放非国有部门的投资潜能(作者袁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环球财经》专栏作者,和讯网财经评论作者,中国人生科学学会事业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互联网+与资本运营课题专家组成员,全国总工会中工网特约评论员,营销专家,时代新光管理咨询创始人 ,“软营销”的创建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