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芳华》的“善良”与袁清软营销的“人文”
发表时间 2017-12-19 11:36 来源 网络
 
 
冯小刚最新贺岁片《芳华》热映。随着影片热映评论也纷至沓来。它或是一部难以盖棺定论的作品,其作品的艺术性以及对于当下时代的思考和境遇或有些冲突,这仅仅需要的是一点时间,但它的“善因”是毋庸置疑的。
 
中国历有“善”之传统,孟子说:“人生皆有善性”。《大学》首章同样提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君子修行永远没有成人定格的完成时、大道之行永远没有停歇时。
 
“做梦想上大学,他又拱手相让”、“战友让他修表,没人敢修,他便自己钻研修好了”、“南方女战友不喜欢饺子,他就煮挂面给她吃”、“猪跑了,别人也是先通知他帮忙”。《芳华》影片中的刘峰就是一个“活雷锋”。
 
“如果营销遇有道德滑坡、戾气升腾、行为失范、拐卖诈骗的环境,顾客的‘习惯性怀疑’或已成常态时,那么构建营销‘善因’和‘人文’的商业伦理,建立包括尊重客户价值、重塑商业生态的形象,就显得尤为的迫切和重要。”营销专家袁清博士如是说。
 
美国苹果前一阶段的2016年财报数据显示,从2001年到现在为止,苹果第一次出现了业绩下滑。我们愿意相信苹果的下滑,不应该是欧美企业营销管理的瓶颈使然。但有一点坚信的是,商业模式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需要组织和管理与客户价值的逻辑保持一致。
 
岁月缓缓,芳华刹那,特殊时代刘峰的“善良”,有着那代人身上时代的痕迹。影片最终隐喻一个朴素的道理,一个终不被善待的人,最终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营销理念同样根植于时代,营销学过去的话语权、思想权完全在欧美,这都与欧美的营销近百年的积累有着必然的关系。
 
“苹果的下滑”与欧美营销管理的“硬营销”是否有着关联还有待考究。“助推式营销”的“硬营销”其特质为刻意操纵呈现给消费者的选择,目的是为了影响消费者的选择,“硬伤”显露无疑。即便有些手段暂时奏效,所依赖于肤浅的消费心理模式,其模式将消费者的动机和能力置于较低位置,这或许我们多数人经历过,直接的结果是令顾客“很不爽”。
 
青春岁月里浸润着的芳华,无奈随着那动荡的风在摇曳。冯小刚《芳华》的影片中那代人的芳华已逝,而属于今天我们营销市场的“芳华”正在继续,袁清在追问营销界营销人的“芳华”在哪里?
 
哲人王阳明说:我不看花的时候,花与我的心同处于寂静状态。我看花的时候,花和我的心就都鲜活起来。王阳明用“都鲜活起来”,佐证花与心同在,并赋予“鲜活起来”的“良知”精涵。袁清说,当下的营销需要经营者挖掘恭敬而诚意的“虔诚”和恻怛,而终极关怀的“仁爱”之“天下归心”。
 
“对照目标、评估结果”的营销管理方法论,是有效的动机心理学和对“硬营销”的诟病等所作的思考。袁清创建了“软营销”,这种默认营销人和消费者都站在平等地位,想信大多数消费者的信息与你是对称的,通过平等与消费者的沟通,用动机性工具武装自己,有“博物学”、“同理心”的情怀,培育与消费者的“强关系”,是“软营销”的精华。
 
你没有错过我的芳华,是冯小刚影片中最大的确幸。“新时代”的营销“软营销”的芳华不可以缺位。“软营销”的核心是“善因”和更重要的“人文”。“人文”,人文‘学’后,对他人的关怀、有同理心,愿意利他。用“人文”化去问题,其作用是成教化、人伦化,核心是用“思想”、“精神”、“道德”、“仁爱”等,文而“化”为之。营销的 “人文”是当其实。“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法国思想家列夫·托尔斯泰说过,如果“善”有原因,它不再是善;如果“善”有它的结果,那也不能称为“善”,“善”是超乎因果联系的东西。好人难做,但我们仍然要做个好人。《芳华》中的刘峰做到了善良的“好人”,秉持“软营销”的营销人也一定会是善因的“好营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