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区域科技 > 新疆,好地方呀!
新疆,好地方呀!
发表时间 2017-10-19 10:01 来源 本站原创

  --------记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林忠平考察新疆

  十多年前教育部给北京大学的一个对口支援边疆任务,让我有机会到新疆石河子大学去协助培养青年一代的学者。此前,我到过东北、云贵、闽台······也去过许多国家,见过许多风景,却没有想到西北地域那么辽阔!辽阔的大地那么有特色!新疆的朋友那么诚挚友好······

  从那以后,我每年都抽空去一趟新疆,利用时间为大家讲近代生物技术的发展,讲基因组时代基因克隆和基因资源的适用性等理论知识。不过更多的时间是和大家一起到野外考察。也许有人会说辽阔的荒漠,贫瘠沙地,水资源那么缺乏的地区,生物资源应该是很缺少的,你们研究植物的人为何到荒野的沙地里去呀?!



林忠平教授在新疆考察

  的确,新疆许多地方黄沙漫天、植被覆盖率很低,零度以下时间很长,每年植物生长的周期也很短。不过在我所感兴趣的,正那些能够适应极端恶劣条件的物种。至于我为何有这样的兴趣,是在我踏上生命科学途径不久,一位科技部的领导告诉我,您最好研究一下如何改善土豆的营养价值。因为西部贫困地区百姓都在吃土豆,所以我选择了马铃薯品种优化的研究。在过程中我感受到马铃薯的高产技术更关键所在,于是在内蒙古,我们同当地的农科所合作选育出一种高产优质的土豆品种,通过了品种审定。此后,我开始理解植物适应旱、寒、高盐等逆境条件的重要性。开始探寻植物抵抗逆境的基因······这对于西部农业的发展是十分重要的。

  当时研究植物抗逆性的人是比较少的,一种想法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几千年前的农耕时代,促进了人类从狩猎采集的生活进入种植业的发展。优质农作物的缔造,农业的进步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然而丰富产品种也带来一定的缺陷,许多农作物慢慢变得娇滴滴的。肥水等欠缺时,产量下降,东西部差距也会变大了。于是我们十分羡慕植物野生种对不良环境的适应性,试图从极端环境下生长的植物中去获得抗逆性的相关基因,之后把它转入农作物品种,由此来选育出许多抗逆性很强的品种。个人不赞成只爱护红花绿叶,随意拔除野草的理念。尤其当我们发现野草中的抗逆习性和抗逆基因成为十分难得、价值很高的基因资源之后,便更加珍爱野生物种,也写过一些文章来表述保护自然野生资源的重要性。

  到了新疆,我最乐意去得地方就是沙漠。有人说到了沙漠附近就是“早穿棉袄午穿纱,手抱火炉吃西瓜”。而我们是更喜欢沙漠里不怕烈日不畏惧缺少的野草,如三芒草、芨芨草。因为草根会向深处延伸,根部有多种微生物和胶状成分,可以更好地吸水和避免水资源的浪费。叶部一边利用阳光,一边通过气孔关闭减少水分丢失......新疆的西瓜是很甜的,哈密瓜更是非常有名的瓜类,但我们更有兴趣的是沙漠边缘的野西瓜。种种的稀罕珍贵的生物性状,使我们感悟到新疆蕴含的特色基因资源。

  新疆也有大片草原湿地、湖泊,也有盐碱滩、盐湖,还有许多特色的生物资源和矿物资源。我去过克拉玛依油田欣赏过这座美城的黑油山景观,探讨过生物采油技术;去过东边的火焰山、见过达板城的姑娘和风力发电的机群;品尝过吐鲁番的葡萄,观赏和探查过科学性很高的从古到今的地下坎儿井水利工程。穿过天山到南疆是瓜果之乡,位于阿克苏的塔里木大学的老师带我们到南疆多地考察过塔里木沙漠,在这里我们尝过和田大枣、库尔勒香梨、无花果等等,更不要说遇到的各种名族特色食品和服装,既饱了口福又开拓眼界。



林忠平教授(左)和祝建波教授(右)在新疆阿勒泰考察

  不过对于我们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人员来说,主要的任务是到较少人去的高山、林间去探索自然生命的奇观,采集特色的植物、微生物的材料。带回来研究其中DNA排序,发现其中特色的基因资源。举个例子,许多旅游者乐意登天山看天池,看高山湖泊,看喀纳斯湖。而我们要做的是攀上更高的山峰,测定海拔高度,寻找可能存在的植物资源。前几年我们登上高峰,越过雪线,终于在雪线附近发现了天山雪莲。在保护高山自然资源的同时,我们采集了一些样品,带回到石河子大学实验室做无菌培养,做DNA分离,做雪莲DNA的全序列测定,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特色基因,就此在国内外知名刊物上发表了相关学术论文。

  去年我们到新疆北部边界处阿勒泰附近采集野地仔细菇类样品,今年我们去了伊犁、昭苏等国界地带考察花卉资源,这期间我们得到过农垦兵团的许多帮助。这里我们想说一下的是——科学研究不是仅靠读书和关闭在实验室做实验,就可以顺利地得到学术成果。古人云: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艰苦的攀登,多向自然学习,在朋友的协助下走过新路。才是我们应该选择的科学之路。

  北京大学 林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