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科技新闻网 > 绿色农业 > 从基层对农业问题说点话
从基层对农业问题说点话
发表时间 2017-10-24 11:58 来源 本站原创

  ——献给十九大的几点意见

  梁 增 基

  我是在陕西靠近甘肃泾川边界的长武县农技中心搞小麦育种工作的,1961年至今从未变动,对基层农业问题深有体会。中国特别是西北干旱地区七十年代以前,一是生产条件落后,二是科技和品种落后,以致全民种粮、粮食还不够吃。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党政部门抓好生产条件的改造,我们科技部门抓品种和技术的改造,农业生产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垮上新世纪后,人口增加了四倍,道路、工厂、房产建设让土地大幅减少,还腾出一半土地转向果菜等作物,粮食仍然充足有余。目前由于分散经营,土地由大块变小块,大型机械用不上,小打小闹,成本大大提高,农民种粮一年的收入不顶农民工三天的工资;而国外粮食价格比中国要低40-50%,农民出现不愿种粮、粮食加工部门不愿买中国粮;还有些部门要到国外租地种粮,让中国对外国粮食的依赖性加深,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中国将处于永远受制于人的状况,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一、正确对待农业发展的快与慢,创新始终不能停止

  在旱作育种的道路上,长武是创新的领头者,虽然有过几次失败,导致脚步放慢,但绝不会放慢我们创新的努力。

  前多年我县一位县委书记在粮食受旱减收时,在大会公开表示,“种粮有啥效益”,他要大力发展工业。但当粮食出现紧张,又不得不调头抓农业。近两年粮食价低成本高,有钱可以买粮,农民不愿种粮,而许多科技部门和企业也在研究让土地转移用途、提高农民收益的产业,导致粮食业出现萎缩。

  回想我过去所走的路,既有一帆风顺,又有弯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种粮十年九灾,低产,全县十年平均小麦亩产61.1公斤,粮食缺口严重。那时上下左右一心抓农业,粮食的发展就一帆风顺。当时锈病、冻害、倒伏、干旱、低产,几乎年年发生,我们就一个一个去解决。首先是锈病,麦子长得好好的,锈病一发生,减产就60%。那是建国初期,全国要引种,还无抗病品种可引,我就自力更生搞育种。抗病品种育成,在推广区形成一个“隔离带”阻隔锈病远距离传播为害,科技界就悟出一个道理,“分区育种”,按不同区域,各用各的抗源,各推各的品种,可以从根本解决锈病问题,结果80年代以后,再没有大的锈病发生。第二是解决旱塬品种抗旱高产问题,1974年墨西哥在全球推广“绿色革命”---推广矮秆品种;但矮秆不抗旱,这在当时是个规律。长武率先选育根深能利用深层水茎叶节水的半矮秆品种,解决了高产又抗旱问题。当1980年农业部开放化肥上旱塬,小麦出现全区域大面积倒伏,长武的半矮秆高产抗旱品种正好比其它同类型品种早七年出台,把旱区小麦亩产由70公斤就倒伏的低产作物变为400公斤不倒的高产作物。自此旱区的半矮秆高产育种变为常态。此后又在多抗性和中筋优质高产有更大突破,21世纪前10年在雨水较好年份亩产提高到500公斤水平。

  但是90年代开始在培育强筋优质高产提高商品性上则遇到了障碍,十几年时间,连遇几次失败而放慢了脚步。原因是只用国内低水平的强筋品种同普通高产品种组配,当注重选用高产品种时,强筋因素就完全丢失。2012年我们进行技术再创新,采用国内外优质对优质抗性能互补的材料进行组配,才又取得了突破。据中国农科院2017年对我们的新品系进行筛选测试时,有一个品系湿面筋含量32.4%,面筋指数92,稳定时间23.7分,面粉白嫩,加工的面包体积900ml,质地柔软细腻,适口性很好,评分90,测试人员认为,跟全国高水平的新麦26有得一搏;田间表现,丰产性熟期不低于新麦26,抗性则远优于新麦26,这又将为旱区商品粮、食品加工、农业的发展创开一条新路。

  二、大农业与小农业

  中国的农田在八十年代实行承包经营后,进行了切割,大块变小块,很不适应大型机械作业,这是目前规模经营的主要障碍,也是目前粮食业高成本低效益的主要原因。要改变这种局面,就必须对农田进行重新布局。

  指导思想设想是,把华中、华北、东北三大平塬凡地型开阔平坦适于大型机械作业的农田,由小块并成大块,实施高度机械化智能化、规模化经营,建成旱涝保收的高产粮田,其它的丘陵区或地块不易合并的小块区域,则保持小农经营,建成果蔬和多种经营区。

  但是光三大平原还不足以解决中国14亿人口的吃饭和肉食问题,我们应把眼光放大到向沙漠要粮。如果能把西北的沙漠都变成耕地,起码能增加20%的粮田,而且这块土块没有任何建筑物障碍,开发成大型机械化作业更为有利。这不是夸口奇谈,这有新疆建设兵团的先例,近年还有人在沙漠成功种植水稻;再有我们的条件总比以色列好,特别是河南大学同位素水文研究所所长陈建生教授在内蒙阿拉善右旗的马丹吉沙漠发现了优质水源的藏身之处,他是根据他研究的地下水深循环理论发现的水源。按他的理论认为,从青藏高塬经黄土高塬、内蒙古高塬大兴安岭到长白山天池,地下深层存在输水通道,西藏地区每年有1000亿立方米冰雪融水沿着这些通道流向华北、东北及俄罗斯贝加尔湖地区,最终流入大海。卫星也发现西北沙漠有大量的江河湖泊,其水的主要补给源都来自青藏高塬的渗漏水。所以国家应像当年寻找石油一样,下大力气在沙漠寻找水源;有了水,沙漠变良田就不是难事。这应成为今后中国发展大农业解决粮食危机的重点开发方向。

  三、如何走出高成本低效益的低谷

  根本出路在于实现规模经营后,实施大型的农业机械化,服务产业化,科技和和信息社会化。这比小块经营能大量降本增效。以此为基础,专业上还要精益求精,达到少投入高产出。比如目前整地的农业机械,曾几何时,只考虑一机多用,不考虑茬口性质,不分水旱地,不分有无秸杆,一律采用跟秸杆粉碎、施肥、旋耕一次过万能的机械作业,导致化肥浮在表面,施肥量大,无法充分利用,小麦春季还要补充追肥。更甚者,在旱地还造成表土过于松散跑墒,当播后无雨会导致不出苗或严重缺苗;负荷大,轮子对土壤也起破坏作用。因此农机部门应研究施肥后更换成能把肥料浅翻入土的轻型拖拉机,肥料施深约20公分,不过深也不要过浅,旱地次年无须追肥也能满足需要,既减少了整地用工和能源消耗,还提高了肥料利用率,减少了化肥用量,保证墒好出苗好,一举多得。又如目前农民认为施化肥轻松,弃用有机肥,而农业部却在推广纯有机肥,两者都走了极端。纯有机肥还会减产,全国农田都施用也远远不够;而优质菌肥不用打药就能消灭根腐病等土传病害,因此应该根据作物种类的需要,研制氮磷钾配比适宜的有机菌肥,每亩仅需300、400公斤,工作量不大,效益也会大大提高,如此等等。

  降本增效还应好好向美国和以色列学习,美国毕竟是全球发展农业最有经验的国家,他们以300万农业人口,除满足本国需要,出口还占世界出口总量的一半。有人估计,中国农业要落后美国100年。起码中国的三大平原和开发后的西北沙漠区可以仿效美国的做法,学习他们专业化、集群化、机械化、集约化、企业化、服务社会化、科技信息等完备的产业体系。如果在中国的沙漠区能找到水源,再像以色列深埋星罗棋布的管道网,处处安装可申可缩的喷灌喷头,当喷头缩入地下深处时,可适用大型机械作业,作业完毕又可伸出对作物进行喷灌,如果水源充足,还可在需要时向空中喷雾造云,改良气候。这些愿望如能实现,中国的农业就大有希望。

  四、要让广大公众像爱护自己身体一样爱护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

  进入21世纪许多村庄都在乱占乱用耕地,我问一个村干部他爸,我说,你儿这样乱用耕地,将来你的子孙后代吃什么?他说,只顾我们吃饱吃好,管他以后的事。好一个“管他以后的事”,如果人人都这样想,中国将走向何方?现在中央虽然三令五申,要保护好18亿亩耕地,但占用耕地还时有发生。

  好的耕地人人都爱,种果种菜的说要好地,搞房产的说,平地搞建筑,没有拆迁之苦,搞路建的也要平地,就是保护粮田,因为有钱能买粮,价格不高,不愁饿,反而想得少了。真的需要一次饥荒,才能让人惊醒,但共产党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当前关键的关键,一要加强教育;二要加强管理,三要控制粮食进口避免依赖于人;四是能开发的要尽力开发。除了开发沙漠外,现在大量的村庄、村民新建了房屋,旧庄基仍继续占有,却闲置不用,这样的地在长武每个村总有三五百亩,闲置实在可惜。